明朝那些事兒2:萬國來朝 第2部:萬國來朝 第二十一章 囚徒朱祁鎮

  【承諾】

  居庸關守將出城迎接朱祁鎮的歸來,這些邊關將領對朱祁鎮還是十分尊重的,但奇怪的是,他們也并不急著送這位太上皇回去,而是似乎在等待著什么。

  他們等待的是京城的迎接隊伍。

  我國素來是禮儀之邦,就算是殺人放火的事情也要講個體面,更何況是太上皇打獵歸來這么光榮而重要的事情,自然應該大吹大擂一番,以揚我國威,光耀子孫。

  可這一次卻極為反常,京城的人遲遲不到,令這些等待的人疑慮叢生,唯恐京城里出了什么事。

  京城里確實出事了。

  朱祁鈺萬萬沒有想到,他設置了如此之多的障礙,那個不起眼的老頭子竟然還是把朱祁鎮帶了回來,這可怎么好?

  朱祁鈺很不高興,禮部尚書胡濙卻很高興,他趁機提出了一整套迎接的儀式。

  這套儀式十分復雜,具體說來是先派錦衣衛和禮部官員到居庸關迎接,然后在京城外城由文武百官拜迎,最后進入內城由現任皇帝朱祁鈺親自謁見,然后將太上皇送往住所,大功告成。

  朱祁鈺仔細聽完了這個建議,然后給出了他的方案:

  “一臺轎子,兩匹馬,接他回來!”

  厲行節約,簡單易行,對親哥哥一視同仁,朱祁鈺先生也算為后世做出了表率。

  給事中劉福實在看不下去了,便上書表示這個禮儀實在太薄,朱祁鈺反應很快,立刻回復道:“我已經尊兄長為太上皇了,還要什么禮儀!劉福說禮儀太薄,到底是什么用意!?”

  這話就說得重了,不得已,胡濙只得出面,表示大臣們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希望皇帝能夠親近太上皇,前往迎接罷了。

  這個理由確實冠冕堂皇,不好反駁,但朱祁鈺卻不慌不忙,因為朱祁鎮在歸途中曾托人向他表示希望禮儀從簡,有了這個借口,朱祁鈺便洋洋得意地對群臣說:“你們都看到了,這是太上皇的意思,我怎么敢違背!”(豈得違之)

  想來朱祁鎮不過是跟朱祁鈺客氣客氣的,但朱祁鈺卻一點都不客氣。

  就這樣,光榮回歸的朱祁鎮坐著轎子,在兩匹馬的迎接下,“威風凜凜”地回到了京城,在這里,沒有百姓沿路相迎,也沒有文武百官的跪拜,這位昔日的皇帝面對著的是一片寂靜,幾分悲涼。

  朱祁鈺還是出來迎接他的哥哥了,他在東安門外和這位太上皇拉了幾句家常,便打發他去了早已為太上皇準備好的寢宮——南宮,在那里,他為自己的哥哥安排了一份囚犯的工作。  1/12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頁 尾頁

三分彩平台